<acronym id='iex0l'><em id='iex0l'></em><td id='iex0l'><div id='iex0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ex0l'><big id='iex0l'><big id='iex0l'></big><legend id='iex0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i id='iex0l'><div id='iex0l'><ins id='iex0l'></ins></div></i>

<ins id='iex0l'></ins>
    <fieldset id='iex0l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iex0l'><strong id='iex0l'></strong><small id='iex0l'></small><button id='iex0l'></button><li id='iex0l'><noscript id='iex0l'><big id='iex0l'></big><dt id='iex0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ex0l'><table id='iex0l'><blockquote id='iex0l'><tbody id='iex0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ex0l'></u><kbd id='iex0l'><kbd id='iex0l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span id='iex0l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iex0l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iex0l'><strong id='iex0l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iex0l'></i>

          讓我們一起戰勝孤獨恐懼——看隔離病房白衣戰士如何為患者做心理疏導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新華社石傢莊2月12日電 題:讓我們一起戰勝孤獨恐懼——看隔離病房白衣戰士如何為患者做心理疏導

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

            在河北省石傢莊市第五醫院  ,每一間隔離病房都配置瞭一臺收音機 ,每天患者可以定時聽舒緩的音樂;放瞭兩個筆記本和兩支筆 ,這成為患者宣泄內心情感的渠道……

            剛來到確診隔離病房進行治療的患者  ,都有共同的特點:孤獨恐懼  。這裡的醫護人員有一個共識:通過心理疏導為患者重建心理防線  ,是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重要一環  。

            陳女士原本過著三口之傢的平靜生活  ,卻突然被新冠肺炎病毒打亂  。剛確診住院時  ,身體的不適 ,加上對傢人感染的擔憂  ,讓她煩躁不安  ,曾一度情緒異常激動 ,不停地沖醫護人員發脾氣  ,甚至在病房裡摔東西  。

            醫院發熱一病區副主任戎燕筱說  ,根據陳女士的傢庭情況 ,自己以同樣是母親、妻子的角度  ,與她一對一談心  ,告訴她隻要配合治療 ,是可以治愈的  。還提供免費無線網絡 ,方便她與傢人通過微信視頻對話 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一次次跟她將心比心 ,作為醫生每天接觸那麼多患者  ,也有感染風險  ,讓我們一起戰勝孤獨恐懼!”戎燕筱對記者說  。

            經過多次耐心交流疏導  ,陳女士漸漸平靜下來  ,並連聲道謝  ,決心戰勝壞情緒  ,戰勝病魔 。

            在滄州市人民醫院隔離病房 ,護士長劉國勇隻要去查房  ,就與患者們一起練一段樂眠操或八段錦健身功法  。這樣一來 ,可以有效轉移患者的註意力  ,而且適當運動可以幫助提高自身免疫力 ,也有助於他們早日恢復健康 。

            這是醫院在積極用藥治療的同時  ,借助心理咨詢及護理的專業優勢做出的統一安排 。一位治愈出院患者打趣說 ,雖然有病痛 ,但還是慢慢樂觀起來  ,到出院時我居然學會瞭好幾式八段錦  ,這也算是另一大收獲呀 。

            為提高心理疏導的專業水平  ,保定市人民醫院還引入瞭“硬核”科技:在要求醫護人員對患者采取病床前問候、微信一對一談心的同時  ,在遠程會診中心部署瞭幾十套遠程終端設備  ,心理專傢輪流上陣  ,可24小時與患者通過視頻面對面問診、關心問候  。

            心理疏導關鍵在治心  ,潤物無聲的行動和語言會傳遞溫暖和力量  。在邯鄲市傳染病醫院隔離病房裡  ,為瞭讓患者感覺像傢一樣溫馨 ,肺一科護士長徐瑞香用綠意盎然的吊蘭鋪滿窗臺  ,在墻壁上又懸掛瞭一束火紅的中國結 。

            “阿姨!我害怕  ,我害怕!我想回傢!”上小學的患者小沈睡醒後看到徐瑞香 ,還是禁不住喊瞭起來  。

            徐瑞香走到小沈身旁  ,一邊拍著她的肩膀一邊輕聲說:“孩子  ,是不是想媽媽瞭?阿姨也很想念自己的女兒  ,你就是我的孩子 。阿姨陪你  ,你也陪阿姨  ,咱們勁兒往一塊兒使  ,一塊兒戰勝病魔 ,好不好?等疫情過後  ,阿姨還想看你在舞臺上跳舞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輕柔的話語  ,令小沈倍感溫暖  。她說:“我要多吃飯  ,爭取病好瞭早回傢 ,也盼望阿姨能早點回傢陪伴小妹妹  。”

            “老陳  ,今天感覺怎麼樣?需要什麼生活用品?想吃點什麼?”保定市人民醫院治愈出院患者老陳說  ,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被口罩、護目鏡等擋住瞭臉龐  ,我卻能從親切的聲音中辨別出是哪位醫生  。感謝白衣戰士  ,你們不光醫術高超  ,而且內心強大!(記者張濤、李繼偉、范世輝、趙鴻宇、駱學峰、楊帆)